五分钟之前。www.fangkongwx.com

    楚璃在场边坐了会儿,起身去了一趟卫生间。

    再回来的时候随意扫了座位一眼,感觉有些不对劲,具体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学生们已经结束训练,开始自由活动。

    她的校服外套还在台阶上。

    似乎。

    比之前放得整齐一些。

    楚璃看看操场,又看看躺着的校服。

    某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来。

    她提了一口气,拎起校服。

    乍一看,校服干干净净,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可当她手腕转动,视线下移时,瞬时睁大眼——

    校服背部的白色布料上,被人划上了一把巨大的,黑色的叉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一朵灰云飘过来,遮住太阳。

    学生们朝气活力,肆意欢笑充斥着整个操场。

    楚璃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。手一抖,校服“哗啦”一声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的心脏狂跳,那一把黑色的叉触目惊心,像是活生生划在了她的眼睛里。

    活了十七年,头一次感受到如此强烈而直接的恶意!

    楚璃站在原地,大口吸着气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阵,她慢慢闭起眼,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是她们。

    只有可能是她们。

    早上故意撞掉她的书,想和她正面起冲突。

    她们没得逞,咽不下这口气,就变本加厉,卷土重来。

    楚璃弯腰抓起校服,不紧不慢地走进操场。

    叶铭茜和刘梦倚着双杠站着,一直留意这边,她们收到了预想的效果,嘴角的笑意都藏不住。

    楚璃走过去,目光停在二人身上。

    开门见山:“在笑什么。”

    刘梦偏头,得意洋洋说:“在笑一个傻逼咯。”

    学生们听到动静,齐刷刷看过来。潘朵和一名女生正在打羽毛球,也停下活动走过来。

    周围站了一圈人,大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,眼神隐隐兴奋。

    楚璃嘴唇紧抿。

    看了眼刘梦,再看向叶铭茜。

    抬手,将校服递到叶铭茜眼前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承认是你们弄的了?”

    她心里清楚,刘梦只是唯命是从的跟班,找她算账没用。

    由头到尾,叶铭茜才是发号施令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叶铭茜一头羊毛卷披在肩上,收起笑。

    傲慢上下扫她一眼,装傻:“呵,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话都说这么明显了,你还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楚璃呼了一口气,手一扬,校服砸在叶铭茜身上,“敢做不敢认?”

    她的反应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

    叶铭茜惊了一瞬,顿时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她细眉拧成一团,将校服狠狠扔在地上,瞪起眼呵道:“你敢砸我!”

    “别生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旁边潘朵去拉她的手,劝说道,“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说个屁。”叶铭茜推开她,“你滚开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上前一步,抡起胳膊就要扇人,手一挥,没挥动。

    手腕被人牢牢卡住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学校。”

    头顶一道男声,是宋淮。

    叶铭茜愣住,被宋淮一推打着绊子向后倒退,差点没站稳,还是刘梦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宋淮挡在楚璃面前,声音冷硬:“你要殴打同学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叶铭茜一张脸涨得通红,又气又恨。

    宋淮是个如假包换的优秀学生,背景却十分不简单。

    他家境好,父亲是县委书记,舅舅是二中副校长。

    学校没有一个人敢找他麻烦。

    但宋淮性格冷淡,从不过问班上的闲事。

    这会儿为了楚璃,竟然站出来和她作对。

    这场戏越来越好看。

    周围人见宋淮出手,墙头草倒向一边。

    叶铭茜不想被当成猴看,隐忍道: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不是我弄的。”

    她用力瞪了宋淮一眼,又看向楚璃:“你不是最喜欢讲证据吗,有证据就举报,没证据就拿着你的校服滚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下午放学,教室一阵椅子划过地面声音。同学们吵吵嚷嚷,陆续离开教室。

    楚璃站起身,慢吞吞收拾书包。

    刚才体育课一番折腾,她鼻塞头疼,感冒加重了。今天晚上不上自习了,打算直接回家休息。

    教室人走得差不多了,楚璃抓着校服外套出了教室。走到转角处的垃圾桶,直接将校服扔进去。

    布料是被马克笔画的,洗不掉。

    只能明天跟班主任讲,重新买一套。

    楚璃今天回来得早,一楼全是打麻将的人。

    闻琳正在水槽清洗茶杯,看到她吃了一惊:“今天没上自习啦?怎么不提前说一声,我晚饭都没准备。”

    家里两个学生,一个天天上晚自习,一个时常半夜才回来。

    闻琳一个人惯了,晚饭都是随便应付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楚璃站在过道,声音夹着鼻音,“冰箱里有速冻饺子,我自己煮几个吃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哪会煮什么饺子啊,琳姨一会儿给你煮了端上来。”

    闻琳忽又察觉不对劲,擦干手走过来,“这嗓子咋啦?感冒了?”

    楚璃点头:“好像着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身体要紧,别学得太晚了。明天记得把校服套外面,挡风呢。”

    楚璃黑睫颤动,心里微微发酸。

    今天的经历实在糟糕。校服已经被她扔了,穿不了。她头晕脑胀嗓子痛,明天去了学校,还不知道有什么等着她。

    但是孤立无助的时候,也有人为她施放善意。

    比如关心她的闻琳。

    还有今天替她解围的宋淮。

    “赶紧回房休息吧,喝点热水。”闻琳见她愣着,又催促说,“一会儿我给你端饺子和药上来啊。”

    楚璃弯唇:“谢谢琳姨。”

    晚间,卧室亮起一盏床头灯。

    莹白光照下,木地板颜色更深一层。

    楚璃早早洗漱完,换了舒适的睡衣躺上床。

    原本还想看会儿书,却被楼下的麻将声吵得头更疼。

    明天的病假也不打算请了,麻将声让人烦闷,休息和学习都不合适。

    药力作用下,嘈杂声逐渐远去。楚璃只觉眼皮沉重,抱着被子蜷缩着,慢慢闭上眼。

    -

    翌日清晨,云层灰蒙蒙地堆在天边。

    楚璃休息一夜,身体轻松不少。

    脑袋没那么沉了,也没那么怕冷,就是嗓子还干得难受。

    楚璃捞起床头的水喝了一口,屐着拖鞋下床。

    打开衣柜门,望着一堆衣服发愁。

    她的衣服大都是剪裁精致的裙装或套装。

    挑了半天,最后选了一件米白色的,款式相对宽松的衬衣外套。

    宁县二中一向有班级轮值的规矩,今天正好轮到高二六班。

    早自习过后,劳动委员安排卫生。楚璃和一个女生负责打扫操场南面的空地。

    早晨的操场空旷安静,风很轻,扑在脸上幽凉幽凉的。

    楚璃拿着工具过去,将衣袖挽起一截,露出细瘦白净的胳膊。操场每天都有人打扫,没什么垃圾,只是一夜过后,场边的香樟树掉落一地的叶子。

    楚璃拿着扫帚,埋头扫落叶。

    倏忽间,鞋尖方向出现几道影子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面前来了三个人——

    叶铭茜,刘梦,还有一个经常跟进跟出,叫不出名字的女生。

    昨天的事虽没闹大,但影响力不小。

    一同做卫生的女生不想惹麻烦,低下头,提着簸箕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楚璃无暇思考其他,站直身,握着扫帚的手指缩紧。

    “哟,亲自打扫卫生呢?”

    刘梦先开口,“怎么不喊宋淮来帮你扫啊。”

    楚璃拧眉。

    她知道叶铭茜是顺不过那口气的,只是没想到还击来得那么快。

    她们今天借口都懒得找,趁着人少直接过来堵她了。

    楚璃心里没底,站在原地,神经紧绷着。

    跟班女生斜睨着她,轻蔑的语气:“校服不穿,穿个白衬衫,装什么清纯。”

    刘梦哼了一声,“不装纯一点,哪有男生愿意帮他挡枪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...”

    楚璃不说话,也不看她们。

    叶铭茜优哉游哉走过去,直直盯着她的脸:“不是一口伶牙俐齿吗?不是高傲娇贵得很吗?”

    “这回怎么不出声了?”

    她俯近楚璃的耳朵,气音伴着笑声,“害怕啦?”

    旁边两个女生跟着笑起来,肩都在抖。

    楚璃轻轻闭了下眼,再睁开:“到底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嚯哟,还这么淡定啊?”

    叶铭茜得意说完,抱胸绕到一旁,对刘梦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刘梦笑着走过来,突然揪起楚璃的衣领,“把昨天那一巴掌补回来。”

    刘梦力气大,揪着她的衣领猛地一推,楚璃跌坐到花台上,后背抵上树干。

    她“嘶”了一声,手掌磕到了什么东西,刺得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

浅爱阁 [ABO]跟渣攻先婚后爱了 北陌书屋 【重生】季先生突然喜欢我在 巨舰大炮时代最新章节 文学之宫 独孤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海之音 幻夜小说 从三体开始的救世主全文阅读 全急诊科穿到修仙界免费阅读 华娱之上 忘末文学网 从模型开始的万物合成无删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