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真的?”霸天双眼爆闪,嘴一咧,乐得就要大笑。谁知老头激动的表情瞬间又平静了下来,阴险地说了句:“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耍我!老子……”霸天一愣,心情顿时直落谷底,脸上晴转多云,就要开骂。不过脑袋给老头一敲,立刻又把到了嘴边的脏话收回。

    老头亲切地敲了下恶霸的头,乐了,老俏把脸凑到霸天眼前,笑谑地看着霸天。

    哼~小子说谎能赢得了老子,就不信了,耍你又怎样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这把刀也能随机释放魔法呀?好像还能进化?”霸天一副苦瓜脸,委屈地说……还真拿他没办法,年纪一大把了,还这么喜欢耍宝。

    堪里摇了摇头,才不去理霸天说的啥话呢。反正他就认定了,这小子活脱脱就是一骗子。

    “那你再跟我说说这把刀的事吧?是怎么进化的?还有什么特征?”霸天摸着手中的刀,郁闷地拿起来,在桌上的美女雕像上无聊地划动着……

    看到这小子吃瘪,老头别提有多高兴了,当即又吹了起来:“好,史书记载,这把刀,曾经在盗贼的手上,你知道他是怎么成为一个魔法师的吗?”说到这,堪里看到霸天摇了摇头,他又继续说:“当年,就是用那把刀刺进了一个魔导师的心脏。那可是一个魔导师啊,他一个小小盗贼就刺杀了个魔导师,虽然这个记载有点夸张,但想想看,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嘛~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老头!继续说,别发牢骚,我知道有可能!”霸天打断了他的话,急着问。

    “话说,那把刀,就在刺进魔法师的心脏时。刀身就在一刹那变化了,变得如血一样红。当时,那个刺客因为任务完成了,而且是杀了一个魔导师,太兴奋了,也完全没有注意到那刀在进化时的细节变化。后来,在发现那把刀进化后,他根本没有去揣摩,只是认为这刀有点怪异罢了。直到有一次,他无意中发现,他身体内的魔力开始有了明显的涨进后,他试着发了一个中级魔法,竟然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“拷,中级魔法,有什么好高兴的,傻B~”听到这,霸天忍不住骂道,连这种傻货也能捡到这种刀,真***暴殄天物。

    “别插嘴,不止这些。接着,他在某次战斗中,莫名其妙的给一个不知从哪出现的八级魔法杀死后,他才彻底明白了这把刀的奥妙。于是他开始走访大陆,打听这把刀的来历。唉,也怪他做人太直了,根本不懂得有财不可露白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暴发户,那是炫耀,赤果果的炫耀!”霸天咬牙切齿地说着,心里暗恨那家伙的刀怎么没给人抢去。

    “是赤裸裸的炫耀!”堪里再次揍了霸天一下,纠正道。

    “赤裸裸你不觉得比赤裸裸有内涵得多了吗?好了,我不插嘴,继续说。”霸天摸了下脑袋,手中无意识地继续操纵着那把小刀。觉得有点无聊,把锋口掉转了个头,就要试试去削雕像中的那乳头。谁知,刚一碰到,那乳头就骨碌一下,滚了下来。霸天一慌,忙偷偷用眼角瞄了老头一眼,见他吹得正爽没注意,用舌头舔了下,加了些口沫后,把乳头又粘了上去,动作很是利落迅速。

    还好,这老头没发现。

    “小子,注意听没?”堪里转过头来,看到他不甚专心的神情,有点不悦了,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“有,继续,继续……”霸天忙附和地猛点头,还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后来……我讲到哪了?妈的,你这小子,不说了!”堪里给这一打扰马上忘记讲到哪了,一恼怒,干脆不讲了。

    “快说,快说嘛……”霸天想引他的注意力,连连抛几个媚眼,特地装了个发嗲的嗓音撒娇道。

    “妈的!滚!好恶心,我要吐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,吐着吐着就习惯了。”霸天大笑着说,引来老头一阵狂轰,被赶出了院长室。

    走到了外面,霸天把手中的刀拿出来,放在眼下,盯了好一会。终于,他决定了,很是神情激奋地,做了个艰难的抉择:“有机会,老子一定要踏入那万恶恐怖的所在—图书馆,好好查一下那魔刃的来历。”然后,抬头扫了一眼,看准了一个有mm的地方,照真往那边走,口中还坏哼着小曲:“走一天,我过一天,永永远远不改变,就算我的口袋里没有钱……啦啦啦~~”

    就在霸天唱着歌离开办公室后。忽然,里面传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嚎声:“天啊,哪个天杀的,割了我的乳头!”

    这叫声,很是恰当适时的,就给几个从门外经过的老师听到了。于是,几天后,所有人遇到院长,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他,暗暗讨论着一个话题—院长到底还有没有乳头……

    走着走着,霸天不经意间就逛到了校门口。刚好,又很巧地遇上了第一天他调戏的女孩子“兰馨儿”。

    今天她可不是一身布衣了,可能是其小姐害怕她再让自已丢面子,特地把比较有品位的小姐的微旧衣服给她穿的。

    兰馨儿可爱的小脸蛋可能是因为见到霸天的缘故,娇羞地~~红扑扑地很是可爱。穿着一身略小的兰色连衣裙,一定是其小姐故意刁难,所以很小,很是紧身。不过对于从地球上来的霸天,可是欣赏极了,好一个娇滴滴可爱的小美人。

    “美女,你好啊?一个人?介不介意跟我聊聊天,做一做“下半身”深刻的交流呀?”霸天把手中的烟头扔掉,满脸猴急地伸出手,就要与之相握。

    “你…我…你好,我……我要等我……小小姐……姐~”

    兰馨儿又看到那天的迷人帅气的英俊少年了,有点紧张,听到他邀请自已,瞬间小心脏蹦蹦乱跳,直达每分钟250跳,脸上的红晕更深了,不过是那种白里透红的美,就如一熟透的红苹果一样,粉嫩可爱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