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时间点,上学的已经放学回家,上班的也已经下班,大家都在家里准备吃晚饭,就算有在外的听得热闹也跟许清他们一样匆匆跑回来。www.zhireshu.com

    本来大杂院大部分住户是想要看看许家的热闹,因为许娟来八号院除了找许家还能找谁?没想到啊,许娟还真不是来找许家,而是来找没关系的张家,一开始,几乎所有人都在看许娟笑话,许娟闹出太多笑话了,谁还不知道许娟是什么人?

    没想到,看热闹还看到许娟把火引到整个大杂院身上,这一下就像在热油里加水一样,滋啦一声炸开,所有人都炸了。

    许清脑子也嗡一声炸.响,她的反应是立刻拿胶带把许娟的嘴巴堵上,让她不能再开口说话,许娟这是祸害自己家还不够,赶来祸害他们家,甚至祸害他们整个八号院?

    不就是张小莲故意摔断腿吗?还能扯上整个大杂院?许娟这是要拖所有人下水!

    “爸妈!”许清三步作一步跑到许平安孙淑梅身边,俏脸神情紧绷,看向许娟的眼神里带着熊熊怒火,她虎着脸,冷冷道,“我们把许娟的嘴巴堵上,别让她再胡言乱语!”

    许平安孙淑梅面色也很难看,他们不蠢,哪里不知道许娟话语下隐藏的危险?且不论许娟闹出来的事结果如何,无论好坏,他们许家都因为许娟得罪了整个大院的其他住户。

    许娟说的话倒是为她自己贴上金光了,但损害的却是整个八号院的利益,院里的人能罢休?许清一家更是许娟的亲戚,院里其他住户能不埋怨许清一家?

    孙淑梅气狠了,直接说:“许平安,去,随便塞什么东西,把她那张臭嘴堵上!”

    现在他们家只能先站出来表态,才能补救回来。

    许娟立刻瞪大眼:“干什么!干什么?!三叔三婶,我是来帮你们八号院的,你们竟然还要堵上我的嘴?真是好心没好报!许清,你真恶毒!我以前看错你了,大家你们听见了吧,我好心通知你们,你们不感激就算了,还要对我动粗?”

    “我呸!”许清继续虎着脸,两手叉腰,双眼冒火,“好心?你是坏心办坏事!我们院里的事哪里轮得到你这个外人在这里叽叽歪歪!再说,你张口就污蔑我们八号院,还不许我们堵上你的臭嘴?张小莲的事是她的事,哦!要是像你说的那样,那岂不是还有很多人要被连坐?我们都是坏蛋,都要劳.改不成?你这么厉害,你怎么不一个个揪出来,偏偏盯着我们院!小超,妙妙,我们上!”

    许超许妙两人精得很,听许清的话,还真的上前要去捉住许娟,许清甚至一把捞过许平安手里的抹布和绳子,反正就是一副要把许娟绑了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住手!你们给我住手!啊!志远快救我!”许娟见他们来真的,吓了一大跳,慌张躲到一个男人背后。

    许清不屑地“嗤”一声:“许娟,你有本事挑事,有本事别躲。”当她小时候打的群架是假的吗?她还是带头打架那个呢。

    许娟气急败坏:“许清!”

    许清飞快地看了眼许平安和孙淑梅,两人明显都支持她,而大杂院其他人被这一出出的搞蒙了,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许娟是我们家的亲戚,事情是她挑起来的,理应由我们解决,大家不用担心,许娟肯定是因为今天领证结婚太高兴,所以没管住她自己的大嘴巴,大家不要放在心上,她的事是我们许家的家事,张小莲的事是他们张家的家事,都是小事,牵扯不到什么大层面,更不用麻烦组织和知青办,我们自己内部解决,不要给组织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许清嘴巴一张,巴拉一通,直接把许娟的事定性为家事,为自家减少别人的埋怨。

    孙淑梅立刻站出来,朝许平安使了个眼色,夫妻两人有志一同把许娟身前的男人摁住,名叫“志远”的男人压根挣不脱。

    “等等,我们有话好好说。”这个男人之前一直看许娟闹,也不阻止,现在自己被压制,终于舍得开口。

    孙淑梅一巴掌拍在他嘴上:“别说话!”看着就不像好人,开口说话更像坏人。

    男人被打蒙了。

    许平安看着所有人:“今天许娟是来我家通知她结婚这件喜事,大家不要管她的疯言疯语。”话里一点也没为许娟遮挡。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包打听连忙站出来,快言道:“老许,既然你们家有喜事,快快回家好好说道,今天我们大家什么都没听见。”

    包打听一直在伸手抹额头冷汗,他脑子一向转得快,要是许娟的疯话传出去影响八号院,那他这个一开始揭穿张小莲故意摔断腿的人,那真是要遭大殃,他这会儿比许清还想堵上许娟那张臭嘴,真是疯婆,他平时传的只是一些消遣的八卦,压根不想祸害人,大家听了也是乐一乐罢了,要是许娟的话坐实八号院不好,那影响可就大了去了,轻则人人名声不好,重则影响大家工作和政审。

    大杂院每家住户都有精明人,哪能不知道其中利害呢,一个个顺着包打听的话说下去,平日有矛盾的人这会儿齐齐说着一样的话,根本顾不上那点小矛盾,把许娟这个疯婆摁下去最实在。

    尤其是张老太,一改往日尖酸刻薄,直接站出来,一脸大义凛然说:“是是是,我家小莲心思不好,回头我们肯定好好管教,也是我们平时太纵容她,让她不知道轻重,我们家肯定让她改好,这是家事,家事!”

    张老太说话时,一双浑浊的眼睛死死瞪着许娟,好似要把许娟的脸牢牢刻在脑子里一样。

    许娟被看得浑身一颤,下意识大声喊:“张小莲做出这样的事,她怎么有脸?她腿受伤怎么了?等她好了,你们张家还不送她下乡当知青?你们张家有脸让张小雨下乡?!”

    许清低头看看手里的抹布和绳子,耳朵悄悄竖起来,这会儿一点也不急着把许娟绑起来,其实她也不是真的要把人绑起来,她会这么做,就是代表她爸妈给大杂院其他人表态——他们许家跟院里其他人才是一边的,主要是演的成分居多。

    许娟是冲着张家来的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但许清下意识这么笃定,她想听听许娟要对张家做什么,所以,暂时不能堵上她的臭嘴。

    张老太皱纹遍布的橘子脸阴沉沉的,脸上表情能让小孩半夜做噩梦:“我家的事,轮得着你管?你就是去知青办,人家听你的?”

    许娟扬起下巴:“我在知青办有朋友!”

    许清: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