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贷阁女修只恨自己没封闭听觉,迫不及待降落,将三个崽扔到地上,她决定以后再也不接小崽崽的单,耳朵都要聋了。www.langpeiwx.com

    听到三个崽的喊声,原本安静祥和的鹿家庄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一落地,三长老和一大早就过来等着的江洛,鹿晴娘林灵,宝轩娘周念珍眼泪哗哗往下流,抱住崽崽就不撒手了。

    昨天家里接到徐嫣的传音符,所有人都没出去做活,都在家等着。

    除了凑热闹的族人们,三个崽的爹也在,虽然挤不进去,也眼泪汪汪凑在一旁稀罕着呢。

    还是二长老从炼器室出来,赶紧恭恭敬敬给女修结了灵石,将脸色僵硬的剑修送走,这才将被女人们围住亲的三个崽给解救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三个众星捧月的崽撅着嘴,不咋需要他解救就是了。

    二长老瞪眼:“给孩子们的被褥都晒了吗?洗澡水烧好了吗?饭做好了吗?”

    三个崽离家后,一开始不会除尘诀,也没地方烧水,还是乔柏和陈菁帮忙替他们施法术,教了他们除尘诀。

    这会儿听到二长老如此问,崽崽们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宝轩眼泪鼻涕一把,抱着他爹鹿谷的腿,全蹭他爹衣服上,“宝轩乖,宝轩会除尘诀惹~就是要吃辟谷丹,宝轩太惨了呜……”

    鹿晴没了在外头的懂事,靠在她娘林灵怀里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“呜呜我梦到娘做的红烧肉惹~梦到我爷炼的灵鱼干,还有三奶的锦灵鸡蛋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反正家里人你是一个都没想呗。

    看着第一次离家的小崽崽回来哭的这么委屈,大人们心里都特别难受,恨不能什么好东西都塞给他们。

    三长老都没口子的应着要给他们吃锦灵鸡蛋,让鹿元娇用炼丹炉给他们炼灵食。

    孩子们情绪太激动,二长老叫人先散了,让崽崽们先跟家里人回去,平复下情绪,中午再一块儿聚餐。

    江洛见鹿晴和宝轩哭得厉害,靠在她身边的鹿珠却没哭,只咬着嘴唇,使劲儿眨巴着湿漉漉的大眼睛,紧抓着她的手不放。

    向来坚强的江洛差点哭出来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鹿珠是怕大庭广众之下哭出鲛珠,但江洛心里清楚,这个年纪的孩子,只有没安全感,才会忍着害怕不放任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江洛心如刀割,当初应该她去医仙阁,就不会叫三个崽受这样的委屈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发现鹿珠没哭,比起嚎啕着跟爹娘讨价还价的俩崽,鹿珠红着眼圈的安静乖巧模样更叫人心疼。

    脸色还略有些苍白的鹿鸣抹了把眼角,大跨步上前,他已经长得比父亲还高壮,轻松将鹿珠提到怀里,轻拍她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露珠儿想哥哥了没有?哥哥可想露珠儿了,我给你打了灵雀,都给你留着呢。”

    鹿珠被哥哥清朗的声音一安抚,突然就忍不住泪了。

    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发生了那么多事情,她也不是不害怕。

    她一脑袋扎鹿鸣肩膀上,偷偷用手接住掉出的黑珠。

    现场闹哄哄的,没人发现,眼泪汪汪哭得比闺女还厉害的鹿元壮也没发现,眼睛眨都不眨盯着闺女的江洛却看到了。

    她瞳孔猛地一缩,身子晃了晃,眼神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鹿珠好不容易收拾好了情绪,吸了吸鼻子,沙哑着软糯嗓音道:“哥哥,请二长老、三长老和咱们一起家去吧,我有特别重要的事情要说。”

    姐姐和她血脉的事情,鹿珠不是怕族人们往外说。

    要赚钱救人,有些事家里人早晚会知道,只是该怎么说,什么时候说,她觉得自己不够聪明,还是交给长辈们来决定更好。

    鹿鸣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,不打架的时候一点都看不出凶狠劲儿,看起来特别阳光。

    他藏下心疼,故作轻松笑着逗妹妹,“露珠儿跟哥哥还有秘密了?先告诉哥哥呗。”

    江洛急促打断兄妹俩人的聊天,“我去请,你们先回去,让露珠儿洗个澡,吃点东西再说。”

    鹿鸣见娘脸色不对,没敢多说话,抱着妹妹,后头跟着个抹着眼泪想抢妹妹过去的爹,一起往家走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等二长老和三长老过来的时候,鹿珠已经优哉游哉靠在娘亲怀里,被哥哥和爹投喂烤灵雀,小嘴快要咧到后脑勺。

    回家真是太幸福惹!

    鹿元茁和鹿元娇兄妹也跟在后头,还有鹿晴她哥鹿天,宝轩他爹鹿谷带着眼睛红肿的鹿晴和宝轩。

    俩崽跟鹿珠差不多,衣锦还家的崽,小短腿儿抡起来都带风,肉嘟嘟的小脸得意得很,手里拿着不少灵兽干和灵鱼干,嘴里也鼓鼓囊囊的,跟掉到福窝里的仓鼠一样。

    俩人倒是没忘了小伙伴,过来给鹿珠送好吃的。

    鹿晴特别聪明,居安思危,“鹿珠鹿珠,我分给你一半,回头乔大哥再给了好吃的,你要记得还我哦!”

    宝轩比鹿晴还聪明,“小姑我也要吃烤灵雀!我是疼你哦,我怕你吃多了又吐血!”

    “吐血?”二长老紧蹙眉头,“怎么会吐血?”

    大家都担忧看向鹿珠。

    江洛抖着手将鹿珠抱得更紧,鹿元壮和鹿鸣父子俩围绕着母女俩转圈,都想给鹿珠检查身体。

    眼看着又要热闹起来,鹿珠赶紧开口,“我没吐血……不是,我吐的是好血!你们别听宝轩瞎说!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这吐血还分好坏?

    怕让两个崽又给带歪了楼,鹿珠赶忙道:“我有姐姐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她看向二长老,又看了眼鹿晴和宝轩,用眼神询问要不要当着这么多人说。

    三长老也看到鹿珠的眼神了,她直接道:“你们是我鹿家主脉的未来,鹿晴和宝轩资质好,要拜入宗门,也该懂事起来了。

    都听着吧,今天露珠儿说的所有事情,谁都不许往外说。”

    鹿天和鹿谷知道轻重,大家都看鹿晴和宝轩。

    俩崽也不傻,赶紧点头。

    鹿晴:“我嘴可严了,我从鹿珠屋里捡了颗劣质鲛珠,谁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宝轩拍胸脯:“我比鹿晴嘴还严,我看到她偷舔鲛珠舔哭了,我都没笑!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的表情格外复杂,尤其是鹿珠,想吐槽的地方太多,一时都不知从何吐槽起,她明明把哭出来的鲛珠都放储物袋了啊!

    两个崽保证完,立马就瞪着还肿的眼睛,快要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鹿珠不管他们,将他们三个赚的灵石和极品蕴气丹,还有一整瓶固灵丹交给二长老,低着头小声将鹿瑶的事说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不在家庙后头闭关,他拿着姐姐的本命法器进了秘境。”她小脸满是祈求。

    “二爷爷,我不想把姐姐的本命法器给别人,那会让姐姐更危险,我们能挣钱哒。”

    大家看着六百多灵石和价值不菲的丹药,都有些为仨崽的能干震惊。

    二长老跟三长老对视一眼,眼神闪烁,这件事其他人不知道,他们兄妹知道。

    鹿家在酔林湾不算特别大的家族,还有几个修仙家族跟他们抢资源,鹿鸣受伤就是被人给算计了。

    鹿瑶手里的遗曲,天音宗里某些弟子,还有他们背后的家族都惦记着,连金域城的纪家都曾派人打探过。

    鹿瑶当初在秘境外跟同门打起来,不得不提前筑基,也是因为怀璧其罪。

    她到医仙阁后,没有马上闭关,而是将本命法器交给爷爷,让爷爷带着她的命牌躲去水域的秘境,算是给鹿家留的一条后路。

    二长老沉吟道:“鹿珠做得对,咱们辛苦点,等鹿晴和宝轩拜入宗门,早晚能还上灵石,阿瑶的东西,非生死攸关,绝不给旁人!”

    三长老面色沉重看着众人,“在场的人,几乎是鹿家全部战力,遗曲只要还在鹿家手里,箜篌真人和阿瑶没回来之前,定会过的很艰难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也都成了家,家里不能强求你们什么,若你们有其他前程,只要立下天道誓言,不将鹿家的事情往外说,家里绝不会阻拦。”

    鹿元茁蹙眉,“三婶您说什么呢,鹿家人守望相助,生死相随,这是老祖宗立下的规矩,谁敢有怨言,我打断他的腿!”

    鹿元娇斜眼看着自己的儿子鹿谷,没说话。

    鹿天和鹿谷赶紧学着俩崽表态。

    鹿天:“打断我的腿,也别想我离开鹿家,没道理我们只得阿瑶的好,不保护阿瑶,我媳妇家里没人了,她跟我一条心。”

    鹿谷:“我和我媳妇哪儿都不去,再说我可是咱家最挣钱的!”

    鹿珠立马抬起头来,她表示不服,马上她鹿二哥就不是啦!

    见家里人和乐融融,鹿珠略迟疑了下,电视剧都说人妖有别,说实话她稍微有点怕。

    江洛感觉到闺女小身板的僵硬,摸了摸她脑袋,“露珠儿放心,无论发生什么,家里人都会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鹿珠鼻尖一酸,因这比羽毛还轻的抚摸安下心来。

    是了,她全身心的信赖这些跟她血脉相连的亲人,就像上辈子相信养父母一样。

    她遇到的都是毫无保留对她好的亲人,所以哪怕她上辈子是弃婴,莫名其妙就穿越,又遭遇了那么多事,她也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。

    她知道,自己没办法在隐藏秘密的情况下,带家人一起过好日子,既然成不了面面俱到的女强人,做个值钱又听话的崽也挺好!

    打定主意,她从江洛怀里挣扎出来,晃着小肉手招呼大家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我房里来呀,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跟大家说!”

    二长老不解,“在这儿说就是了,我已经布下了隔音罩和灵气罩,不怕外头人听见。”

    鹿珠拉着爹娘往屋里走,“口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

表小姐要出家 木叶:上忍毕业刚进小学最新章节 外室美妾 稚终文学网 快乐文学 美妙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海之潮 诗意世界 文学之思 没野心的影帝最新章节 箱子里的大明 多情文学网 斗罗:武魂竟是比比东最新章节 三顾书屋 港娱:功夫巨星1981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