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6/文:青梅酱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真就说曹操曹操到,辰殊这一出现,全场顿时噤若寒蝉。www.zhireshu.com

    老泪正式跟战队解约,辰殊刚刚跟战队经理那边聊了挖新支援位的选手意向,路过的时候依稀间听到了“birth”这个词,才难得地走进了二队的训练室里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过去扫了一眼界面上的失败统计,眉梢微微挑起,顿时也了然了:“你们在跟birth打训练赛?”

    二队教练一时间也摸不清楚辰殊的情绪,解释道:“这次的比赛是bfg组织,我们只是正常训练,只当是和以前一样的一些二线队伍,没想到那个天才班也在,还起了个队名叫birth。”

    辰殊意味不明地“哦”了一声,缓缓地垂了下眼帘,一时之间也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隔了一会儿,他看向了其中一个选手:“你就是二队的自由人位吧?”

    选手也没想到自己会被突然点名,下意识地坐直了背脊:“是的辰队,我叫gus。”

    辰殊点了点头,也不知道有没有将自我介绍听进去,摆手示意道:“你起来。”

    选手疑惑地起身。

    然后就看到辰殊施施然地坐到了他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简单地进行了一下调试,辰殊将耳机挂在了脖子上:“刚好今天无聊,我也来感受一下二队的训练赛吧。”

    二队教练微愣,犹豫道:“……这样好像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辰殊浮了下嘴角,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:“有什么不好的。本来就是私下约战,也没规定让谁上去玩,对吧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训练赛的第一局由birth顺利收下枪魂。

    开局直接淘汰两个强队,这让后面进展显得相当顺利。

    “让我们就这样一直赢下去吧!”夏冰戈情绪高涨。

    但是话音未落,旁边的陆致凉凉地泼了他一盆冷水:“别太膨胀,我算过了,今天怕是不会这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夏冰戈竖起了中指:“闭上你的乌鸦嘴。”

    然而等一局之后,他将那竖起的中指又缓缓地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还是和前一把几乎一样的开局,a区落点火拼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,birth被措手不及地打了个一换三。

    像是被提前锁定一样,负责架枪的林遂唐成为了率先被击杀的那个。

    队内目前没有教练,刘凉这个经理兼领队在旁边监听。

    回想起比赛的那一幕,眉心缓缓地拧了起来,也是有些惊讶:“怎么回事,kot二队这么快就进行过复盘了?怎么感觉一下子把我们摸得这么准的样子?”

    “是我大意了,没想到他们会换人。”林遂唐在头上揉了一把,直接出来领了锅,“我本来以为他们那个自由人的实力可以直接硬钢,判断错误,被反秀了一把。要是没有我掉点,后面的节奏也不至于直接乱了。”

    刘凉翻了翻对战统计界面:“你怎么知道换人了?kot二队那边的选手id都没换啊。”

    “号没换,操作账号的人换了。”池淮一直没说话,这一开口就是一颗重磅炸.弹,“那个自由人用的是starry的打法,懂我意思吗?”

    刘凉:“啊?好像……不是……很懂?starry的打法又是什么打法?”

    刘凉毕竟不是选手,反应相对迟钝一些,但其他两人愣了一下当即也都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夏冰戈一张俊脸充满了震惊:“卧槽,临时换人?打个训练赛还玩这么脏,要不要脸啊!”

    刘凉后知后觉:“等等,你的意思是,刚才那个自由人就是starry本人在打吗!?”

    夏冰戈:“……凉哥你的反应速度可以再迟钝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训练赛这种事情本来就没规定选手名额,真要去问也算不上违反约战规则。”池淮无声地笑了一下,“我倒觉得他没把整个kot主队搬来都算留点底线了,现在这样,充其量也就是搞搞我们心态而已。”

    刘凉扫了一眼林遂唐,有些不太确定:“真要是starry的话,这是找eers来报上次直播的仇了?”

    他在地上来回地走了几圈:“就说让你们平常别搞那些事吧!那现在要怎么处理?后面几局他肯定也得是针对着我们打,总不能继续让他们搞你心态吧?网吧联赛那边已经报上名了,下周正式开始,这个时间点可不能让你们的节奏出任何问题。要不然我还是去跟其他队伍反应一下,暂时喊停训练算了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喊停?这不是挺有意思的吗?”林遂唐的视线落在暗下的电脑屏幕上,非但没有丝毫被影响情绪的样子,反倒看起来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,“真要说起来,到底谁搞谁的心态,恐怕还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表情落入眼中,让刘凉只感到心里莫名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捂了捂脑袋:“祖宗,你不会又要做什么吧?”

    池淮在旁边笑着帮林遂唐搭了句腔:“放心,我们正经人,从来都只会好好打比赛,对吧lustre。”

    林遂唐轻笑:“当然,我们特别正经。”

    刘凉:“……”

    信了你们的鬼!

    你俩单独拎出来任何一个都正经个der!

    进第三局的时候,池淮在语音当中开了口:“后面三局你指挥吧。”

    林遂唐听到池淮主动将指挥权交给了他,也没拒绝。

    进入到游戏之后,直接道:“继续跳a。”

    经过两把的训练赛,选择a区的队伍没一支吃到过好果子,到了这一局识趣地再没有人凑热闹。

    也正因此,这一开局就成为了kot二队和birth之间的战场。

    落地之后,birth四人十分迅速地完成了物资的搜索和分配。

    林遂唐在一时间找到了一个点架起了大狙,言简意赅:“chronos勾引一下,rosas绕后,eers……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大家也不是第一次配合,几个字就瞬间明白了用意,快速地各自就位。

    不多会,视野中出现了kot二队的身影。

    林遂唐扫了一圈没见到那个自由人,提醒:“小心starry绕后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只听一阵枪响。

    陆致骂骂咧咧的声音从团队语音中传来:“在我这,玩得够阴。”

    从视野看去,可以发现支援位角色的血条掉了一大截,那还是陆致反应够快避开了绝大部分的伤害,要不然就这突脸的一波突击,换成其他人早就得交待在这里。

    一边给自己打着绷带,一边不忘给队友报了个坐标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们继续,我咬到他了。”林遂唐的语调里依旧听不出太多的情绪,但是仔细留意,可以发现到因为兴奋而细微的有些发紧。

    下一秒。

    枪响。

    从位置上来看,可以猜到辰殊想去给二队的其他选手支援,但是整个节奏随着这几发穿入墙体的子弹被干扰得微微一乱。

    他的判断也很迅速,看起来已经大致猜到了林遂唐可能埋伏着的几个点,直接调整了路径。

    必须承认,以职业选手的角度来看,辰殊的所有移动路线十分具有迷惑性,这样足以让对手很难捕捉到他的真实位置。

    但很可惜的是,今天盯上他的人是林遂唐。

    他早就已经对于辰殊的个人风格摸索得清清楚楚,曾经在赛场上的一次又一次击杀,堪称驾轻就熟

    没有了支援位那笨重移速拖后腿,林遂唐完全可以随时完成狙点调整,用最完美的状态去完成眼前的这场狩猎游戏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人的习惯,他太了解了。

    辰殊所有游走路线的可能性早就已经在脑海中清晰浮现,在这样堪称完美的架狙选址下,一枪接一枪基本上卡准了对方的所有游走节奏。

    明明没有直接命中,却因锁死在每一次露头的前一秒钟,而产生了一种更加极致的挑逗性。

    每一次枪响仿佛都在告诉你已经无处可逃,逗狗似的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在场的是kot的主队,必然会有人在第一时间给辰殊进行掩护。可惜,二队的其他人早就已经被夏冰戈和池淮堵死在后方,自顾不暇,更不可能给到辰殊任何支援。

    林遂唐从视野里可以感受到辰殊操作中逐渐表现出来的急躁,嘴角讥诮地浮起几分,等对方再冒头的时候,稳稳地按下了扳机。

    狙击.枪的后冲力极高,但是林遂唐这样的三枪连发稳定得没有丝毫偏移。

    第一发击倒,第二发击杀,第三发补枪。

    [系统:birth-lustre淘汰了kot2-gus!(本局击杀数:1)]

    林遂唐缓缓地吁了一口气,提枪离开,没再给倒地的尸体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另外一边陆续传来了kot二队其他人被击杀的消息。

    开局直接占领了a区的所有资源,最后的结果几乎没有任何悬念。

    第四局开始。

    林遂唐依旧选择了继续跳a区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的,kot二队仿佛彻底杠上一样,再次做出了同样的选择。

    这一回辰殊的警惕性明显更高了很多,十分谨慎地始终没有露头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他有在等待一击必杀的机会,奈何队友们的走位引诱意味有些太过明显,让林遂唐精准地锁定了三个可能的藏身点。

    有陆致进行着后方掩护,夏冰戈将展现一冲来,林遂唐跟池淮一前一后地直接冲入室内就是一阵无差别扫射。

    辰殊在拼枪方面虽然向来很强,在这方面并不算是林遂唐的强项,如果只有他一个人估计也并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强开,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