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天下午活动结束后,所有嘉宾都在做晚饭的时间,集中到了顾斜、林照水和孟想这一家人的四号砖瓦房里。www.zhubanxs.com

    因为所有嘉宾里,只有顾斜和林照水是会烧土灶、能熟练用大锅炒菜甚至蒸米饭的。

    ——下午的时候,嘉宾们聊天,提起自家的住房情况,发愁最多的就是厕所和厨房这两个地方。

    厕所属于硬性条件也没办法了,但厨房烧柴火的技能要是再熟练些,好歹吃饭方便。得知顾斜和林照水两个人从前都在农村长大、土灶用得熟练后,就有嘉宾提议说晚饭到他们家去。

    能在厨房学习学习,而且今天大家初见,一起吃个晚饭也算彼此更熟悉一些。

    顾斜和林照水两个主人没有意见,其他嘉宾们自然都点头说好。

    但去人家家里学“技术”和吃饭,肯定不能什么都让人家出。

    下午统一活动结束后,嘉宾们先各自回了自己家,拿上了中午买回家还剩下的食材,然后才前往顾斜和林照水他们那儿。

    小朋友们聚集到一起,都在屋外玩。其中不太合群的高尚也在,但他满脸不逊地仰着脑袋,并不主动和其他小孩说话。其他小孩也没有赶他,但也不主动跟他说话。

    大人们则是先聚集到了厨房里。

    四号砖瓦房的厨房并不大,人一多就显得拥挤,再多说一会儿话,更显得吵闹。等会儿正式开始做饭,想必很快就会烟熏火燎。

    宣织夏待得有点难受起来,也不想在这里等着吸烟火气,所以象征性跟身边的商书霁说了一声,就直接退出了厨房。

    现在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做饭上,宣织夏又一直很安静,一时没有其他人注意到他的离开。

    出了厨房,还没走出大门,宣织夏就已经感觉空气清新多了。

    这里的堂屋里没有躺椅,不过院子里有一棵梨树,树下有石凳子。

    宣织夏来到院子里,在石凳子上坐下,无所事事地放空发呆。

    小孩们就在离他不远处,虽然不知道是在玩什么,但好在并不叽叽喳喳,宣织夏觉得这环境还算不错

    过了会儿,商静棋和商静姝发现了独自坐在树下的宣织夏。

    商静姝摇头,小大人似的:“唉,他怎么总是这么惨啊,又没有人和他一起玩了。”

    商静棋提议:“我们叫他过来一起玩吧?”

    这些孩子里,年纪排行第二、但论心智成熟排行第一的穆知君好奇道:“你们是说宣叔叔吗?”

    商静姝点点头,认真道:“他和别的大人不太一样,弱弱的,我们想对他稍微好一点点,只有一点点,因为我们虽然不讨厌他,但也不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穆知君:“哦,我不太懂啦,但是有的大人不喜欢跟小孩子玩的,我们还这么多个小孩子,宣叔叔可能不想过来呢?不然他刚才出来的时候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商静棋:“可是……他虽然不主动和我们玩,但我们去找他说话,他也会和我们说话的,可能他比较害羞吧!”

    年纪最小但有个社恐影后妈妈的社牛小孩姚疏月,此时老神在在摇头晃脑地说:“我觉得哦,那边的大哥哥应该很喜欢安静,一个人也很高兴,就像我妈妈那样。棋棋哥哥和姝姝姐姐,还是不要去打扰大哥哥啦!我妈妈就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,别人叫她。”

    商静棋和商静姝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然后商静姝一本正经地说:“月月,他不是大哥哥,他是长辈,你要和我们一样,叫他叔叔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可是他不像叔叔,就像大哥哥,一定要叫叔叔吗?”姚疏月疑惑道。

    比较内敛、很少主动开口的孟想,这会儿也有点疑惑:“棋棋,姝姝,我有一个问题哦……宣叔叔不是你们爸爸吗?为什么你们也叫他叔叔呢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商静棋和商静姝有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解释。

    穆知君说:“是不是因为已经有一个爸爸了,再叫爸爸会分不清啊?”

    姚疏月歪了下头:“可是,想想哥哥也有两个爸爸,想想哥哥就都是叫爸爸的……”

    孟想慢吞吞解释说:“其实,顾爸爸和林爸爸都不是我的亲生爸爸,我的爸爸妈妈让我和他们一起出门玩,回家之前我要叫他们爸爸,但是回家以后就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顾斜和林照水,一个当红影帝,一个有水花但不多的三线演员,两人因为“恋情”曝光才上的这个节目,和五岁的孟想属于临时家庭搭档。

    上午刚到两山村,节目组进行嘉宾介绍的时候,有说过这方面的情况,小孩子们当时也都有听到。

    只是听到了不等于记住了,记住了也不等于能理解这里面的弯弯绕绕。

    商静姝忍不住追问:“那你以前认识现在这两个爸爸吗?”

    孟想乖乖摇头:“不认识的。”

    小孩子们更迷糊了。

    孟想左看看右看看,犹豫了下,又解释说:“但是顾爸爸和林爸爸都对我很好,他们做饭很好吃哦,我们都喜欢吃辣的呢!”

    之后,小孩子们又玩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商静棋突然反应过来,对商静姝说:“叔叔是不是不吃辣啊?”

    商静姝一愣,然后点头:“对的!午饭有拍黄瓜,只有一点点辣,但是叔叔不吃,他说他只吃清淡的!”

    商静棋:“今天晚上好像是想想的两个爸爸做饭,我们要不要去说一下,不然万一全是辣的菜,叔叔就没有吃的了。”

    商静姝:“有道理!但是……爸爸是不是也在厨房?万一他问我们为什么要关心叔叔,怎么办?”

    商静棋也很纠结。

    商静姝又想了想,然后拍了下手:“对了!要不我们先问问叔叔吧,他是大人,知道自己不能吃什么,说不定他已经说过了呢!”

    商静棋跟着站起来:“好!”

    两个小孩就火急火燎地朝宣织夏跑过去了。

    原地,孟想有点迷茫,慢吞吞地说:“……顾爸爸和林爸爸……不会全部做很辣的菜啊……真的,午饭就没有。”

    一直闷不吭声的高尚洋洋得意地开了口:“我就说了,他们都是笨蛋!蠢死了!”

    穆知君不高兴地皱眉:“这叫关心则乱!你才蠢!”

    高尚瞪着她,哼了一声又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商静棋和商静姝跑到宣织夏身边,跟他说了他们的隐忧。

    听过后,宣织夏轻笑了声:“不用担心,你们接着玩去吧。”

    宣织夏饮食清淡,向来少油少盐轻调味料,但刚才在厨房并没有特别提出什么。

    因为这么多人一起吃饭,哪怕大人们都口味重,总还得顾忌小孩子肠胃脆弱,不可能一整桌都凑不出一个清淡的菜。

    而且掌勺的是顾斜和林照水,这对原书剧情里的主角攻受。

    根据宣织夏对原书剧情和书中人物的了解,顾斜和林照水本质上都属于比较细心的人,尤其是林照水向来对周围人考虑周全,这顿饭的菜色和口味不会一边倒的。

    见宣织夏回答得淡定,商静棋和商静姝“哦”地点头,然后步子缓慢地往小朋友们那边挪回去。

    见状,宣织夏温声补了句:“但还是谢谢你们的关心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两个小孩明显马上就活泼多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!”

    “我们只是突然想起来了,不是特意关心你哦!”

    宣织夏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正值夏天,天黑得晚。

    宣织夏走到院子里坐下时,太阳落山到一半。

    直到天色完全黯淡了,这顿人有点多、但好在能做的菜色并不复杂的饭也做好了。

    宣织夏起身,和小孩子们前后脚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正如宣织夏之前所预料的,这顿饭几乎各种口味都考虑到了,他不至于没有菜能下筷。

    吃饭期间,大人们聊着天,时不时给自家手不够长的孩子夹菜。

    有人说起今天晚饭辛苦顾斜和林照水了,外在比较冷的顾斜没有回答,林照水笑着说不辛苦、大家都有帮忙打下手。又有人夸菜好吃,说今晚让顾斜和林照水他们忙活了,后面几天可以其他四家人也轮流负责主厨晚饭,有来有往。

    一顿饭下来,这件事就这么定了。

    宣织夏几乎没怎么参与聊天,克制着觉得周围好吵闹的不舒适情绪,安安静静地吃饭。

    饭后,大家一起帮忙收拾了饭桌和厨房,然后跟顾斜、林照水和孟想告别。

    离开四号砖瓦房后,四家人又陆续分开了,各回各家。

    夜色浓重,这一片也没有路灯,月光星光不足以照亮脚下,而且只有不宽敞也不平坦的小路,好在路两边的田地是荒着的、直接踩也没关系。

    宣织夏和商书霁用各自的手机开着手电筒,让商静棋和商静姝两个孩子走在前面,慢腾腾地回他们的五号砖瓦房。跟拍的摄像师不远不近地跟着。

    折腾了一整天,这个年纪的孩子再有活力也累了,商静姝打了个哈欠,商静棋被影响着也下意识打哈欠。

    “爸爸,叔叔,我们是不是回家洗澡刷牙,然后就可以睡觉了?”

    商书霁点了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回应过后,商书霁又想到——洗澡需要烧热水,热水需要烧火,指望不上宣织夏。

    所以,忙了一天干活的还是他。

    最初宣织夏想要带两个孩子上节目,他没同意。

    后来他自己提出要四个人一起上节目,如今看来,倒像是他积极主动来当苦力了……

    虽然有点想不通,但回到他们的房子,商书霁还是一声不吭、“忍气吞声”地开始烧水了。

    他先是用水瓢往锅里加水,然后坐到灶前,格格不入又生疏地开始烧火,不过还算顺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

康熙,你的大清亡了最新章节 初秋阁 开局一间枪械铺白眉小熊猫 云殇小说网 神明模拟器免费阅读 梦想阅读 热情文学 文艺之路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曲 大晋女匠师免费阅读 囚金枝笔趣阁 我有一本万世书最新章节 一万个我同时穿越百度百科 长生家族:广纳道侣,姑娘请留步最新章节